页面载入中...

  又一次站在文学前辈生活、创作的土地上,山西省作协主席杜学文说:“70年前,贾家庄村是一片荒芜贫瘠的盐碱地;30年前,这里有一处水泥厂。今天,这里已改造成一个文化创意产业园,并有了作家村。”

  上世纪30年代,费正清、梁思成、林徽因、卫天霖等文化名人都曾在汾阳工作、生活。基于这样的渊源,贾家庄作家村6栋小楼分别以正清金屋、徽因水坊、德生雅阁等名字命名。

  杜学文说,贾家庄作家村开营,意味着文学创作既要继承历史文脉,也要传承中华文化精神。

  5月8日,诗人欧阳江河第一个入住贾家庄作家村。“作为一个作家,在作家村住过之后,我就在精神、文化身份上,成为贾家庄村民。”欧阳江河说,在这里,我能感觉到那些历史文化名人穿越时空和我相向而立。

  不必追根溯源,以国内影视剧常拍常新的热门题材“三国”为例,该题材的影视剧中虽不乏优秀作品,但却往往背负着“不尊重历史”的罪名。其实,作为小说的《三国演义》,是经过千百年来的历史记载、民间传说、话本小说积淀而成,本就是对历史的演义,其中诸多描述早已和《三国志》等正史记载相去甚远,是否遵照历史可以说是个伪命题。

  关于历史题材文艺作品创作边界的问题,并不是今天才有的问题。对此,郭沫若、吴晗等前辈也曾有过经典论述。郭沫若曾指出,历史剧的创作不能完全违背历史事实,历史作家应该是历史研究的权威,但历史剧创作又不等同于历史研究,历史研究讲求实事求是,而历史剧创作是实事求似,毕竟,历史剧不是历史教科书。吴晗则指出,历史剧既要有历史根据,反对历史虚无主义,也要做到大事不虚、小事不拘。从《三国志》到《三国演义》,再从《三国演义》到一些优秀的“三国”题材影视剧,或许正好证实了这个创作逻辑。

  再以史家之绝唱、无韵之离骚的《史记》为例,在《史记·吕不韦列传》中有一段描述:吕不韦看到质子子楚,称他奇货可居,认为子楚很有利用价值。如果从常识和逻辑来判断,我们很难确切地知道吕不韦是不是真说了这句话,但司马迁将此写入《史记》,非但不会影响历史记载的真实性,更是以寥寥几笔,勾勒出了吕不韦商人出身的特质。

admin
非遗中国:苏绣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