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故宫和扎什伦布寺文物亮相午门

  但在潘伟斌看来,M1是衣冠冢的可能较大,它与M2属同时代。他回忆,最初的发掘中,他们在M1的墓室西南角发现了一个深七八米的长方形窨井,而在窨井底部也曾发掘出与M2墓室一模一样的青砖。 “众所周知,曹操墓的砖是专门为修曹操墓定制的,无缘无故的这些砖不可能跑到M1里,这也说明M1和M2是同时代的建筑。”

  而对于“弃墓”一说,潘伟斌也不认同,“它里边光大的盗洞就有七个,如果是被弃的墓,里边肯定不会有很多陪葬品。”潘伟斌推测,M1应是曹操长子曹昂的衣冠冢,“曹昂死于与张绣的战争中,最后也没有找到尸首。”史料记载曹操临终时曾说,自己一生唯一对不起的就是长子曹昂,“曹操说,如果到阴间遇到曹昂,曹昂若问‘母亲安在,我将何以作答’?加上曹丕如此孝顺,他不可能容不下对自己政治地位没有丝毫威胁的哥哥。”

  潘伟斌说,“虽然M1墓主人的身份目前不能确定,但这都从侧面证明它不是弃墓,极有可能是一个衣冠冢,特别重要的是,在M1墓的前堂底部,出土有一把铁刀,与曹操墓内出土的铁刀完全相同。”

  墓内三具遗骸都是谁?

  读当代旧体诗时,这一幕亦曾发生。朋友送来诗人熊鉴的诗集《路边吟草》,王学泰一上午读完,“读得泪流满面”。“并非因为他写的事情惨,而是诗人对于世事的关爱,诗人把这种爱直白地、不加修饰地表达出来,这就具有强烈的感人力量。”

  谈李汝伦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故宫和扎什伦布寺文物亮相午门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