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观鸟:从博物学观察到中产阶级爱好

 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后,平津沦陷,南开大学遭到日机轰炸,大部校舍被焚毁。8月,国民政府教育部分别授函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、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和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,指定三人分任长沙临时大学筹备委员会委员,三校在长沙合并组成长沙临时大学。

  随着战局急转直下,长沙也不再安全。1938年2月中旬,长沙临大开始迁往昆明。由于战时内地交通困难,学校师生分几路入滇。其中一路200余人步行横穿湘黔滇三省,被誉为“世界教育史上的长征”。

  步行团的师生一路尝尽艰辛。旅途刚开始,很多同学脚上就“都磨了泡”;途中不时遇上阴雨天,更是狼狈。“草鞋带起泥巴不少……曾先生(指化学系教授曾昭抡)之半截泥巴破大褂尤引路人注目。”当时刚从清华大学毕业并留校任教的吴征镒在日记中这样写到。

  古时,人们非常重视这个节气,立夏当天要举行迎夏仪式。君臣一律穿朱色礼服,配朱色玉佩……以表达对丰收的祈求和美好的愿望。

  据民俗学专家高巍介绍,该仪式可以追溯到战国时代甚至更早。在夏朝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上自天子下至官宦黎民,都要举行“迎夏”仪式,到郊外迎接“夏神”的到来。

admin
观鸟:从博物学观察到中产阶级爱好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